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扶他学生会长】(07-10)【作者:海狮 (sealion1624)】
【扶他学生会长】(07-10)【作者:海狮 (sealion1624)】
字数:122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反击

  「真是…谁啊?这么扫兴。」

  她一边抱怨着,一边从我身上下来。

  我终於有时间冷静一下。

  从变异发生在我身上起,我就一直在想。

  是谁害我变成这样的……

  我看着她去接手机的背影,思考她刚刚说的话。

  在男人和女人身上都得不到满足的漆原丽。

  会是她吗?

  「啧!」看着来电者,她发出不满的声音。

  「喂?我在忙,有甚么事?」

  恐惧、疑惑、悲伤、耻辱、愤怒我现在的心底百感交集。

  最后,我心中全部的想法渐渐的被一种东西取代,或者说佔据。

  欲望……

  「我不是说我这周末没空吗?到底要我…」漆原继续讲着电话。

  她将上半身靠在桌上,臀部高高翘起,双脚随兴的摆动着。

  她的小穴就暴露在我眼前……

  啊啊…好想要……

  好想要报复,好想要快感,好想要发泄……

  我好想要上她!

  上吧!插她啊!从学校开始,她就一直把你当笨蛋耍。让她尝尝你受够了的感觉!

  一阵声音在我脑中响起,大概是我心底的声音吧。

  我想照我所想的这么做。

  我的双手被手铐铐着,但只是双手而已,它并没有把我的双手跟椅子铐在一起。

  再来跟椅脚绑在一起的双脚,用的只是普通的绳子。

  我还穿着鞋子跟过膝长袜,我把鞋子脱掉的话就可以靠着湿湿的袜子作为润滑,将脚抽出……

  啊啊…小穴……

------------------------------------------------------------------------------------

  「是是!」我不耐烦地向电话那头回着。

  「礼拜一到学校再说好吗?」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现在会长大人应该直盯着我的美尻发硬吧。

  一想到她即将成为我的人,我就忍不住轻笑出声。

  「好啦~ 我跟你说过的事记得…」突然一股剧痛打断我的话。

  「呀啊!」我尖叫一声。

  我的小穴突然被异物直接插入,应该说直接塞满了我的小穴。

  「呜…呜!」

  彷彿肚子突然被塞满的感觉让我说不出话来。

  『漆原学姊?您怎么了』电话里的她继续传来声音。

  「这…这是?」我看向身后。

  是音羽绫!

  她双眼无神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站在我身后,刺入我小穴的正是她的肉棒。
  她是怎么解开绳子的?

  「你…你怎么…」我话还没说完。

  她开始慢慢摆动腰部。

  「噫!等…等一下啦!」我根本没被这种尺寸的肉棒插过!

  「你!你要插我可以!你要先宣示…呀!」

  她根本不理我!只顾自己享受般的摆动腰部。

  「音羽绫!你敢不听我的命令!你不怕我再把你…哇!等一下!」

  她一用力,巨大的肉棒把我插的抬起下半身,我…我的双脚离地了!

  「喔……」这次的插入,让我觉得好像要贯穿我的子宫般。

  我这时才注意到,她手仍然背在背后。

  『学姊?您跟别人在一起?您的声音…』我才注意我还抓着电话。

  「闭…闭嘴你不要听啦!」我胡乱按着手机挂掉电话后,将手机扔到一旁。
  我趴在桌上被音羽绫抽插着,在这个我平常调教别人的房间!

  「可恶!」怎么可以让她这样!

  我试着寻找逃脱的办法。

  她手应该还被绑着,虽然我的脚搆不到地,但我应该可以靠手部的力量……
  我把撑手在桌面,正想要使力。

  「不行唷……」音羽绫把她的上半身压了上来。

  她的上半身直接压在了我的背上,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巨乳。

  「我还没享受够…你怎么可以逃呢?」

  她慢慢的摆动腰部,一进一出。好像在仔细品尝我的小穴似的!

  「呜!别以为你可以继续……」

  我奋力的撑着身体,可是我撑不开她。区区一个学生会长她的力气怎么可能比的过我……

  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我仍被她压在桌上缓缓的抽插,而且在她被绑住双手的情况下!

  「可恶…你快停下来啊!」

  驯服过这么多任男友,我从没让人这样放肆过!

  可恶……可恶!主导权应该要在我身上才对。

  「没…没有人可以这样对我!」我大声喊着。

  「即使是你也不例外!音羽绫!」

  我奋力的挣扎,被插离地面的双脚不停摆动着。

  这个臭女人!有甚么…有甚么东西可以用吗?

  有了!我放在桌上的调教箱!

  那里面我记得放有电击棒。

  我伸出双手,正要抓向箱子。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要加速啰……」

  「咦?」我傻眼的回过头。

  加速是指?

  「呵呵……」看着我傻眼的脸她笑了。

  她开始疯狂的摆动腰部。

  「等!等一…呀啊啊啊!」我高潮了!在她开始加速的瞬间。

  我的小穴涌出了大量的淫水,今天是的二次了。

  高潮过后的无力感,让我的挣扎停了下来,有如死屍般的挂在桌边,我的淫水不停的顺着在半空中的双腿流下,刚刚想做甚么早就忘记了。

  可是她的抽插仍然没有停止,甚至连减速都没有!

  这已经超出我的承受能力了。

  「不…你不能这样……」我说,这时我发现我说话得声音带着哭声。

  我哭了……

  平常都是让别人哭泣的女王我,现在竟然……

  「呜……哇啊啊啊!」我这一哭就一发不可收拾。

  「拜託你!拜託你不要这样!我高潮了我刚刚高潮了!请不要再继续插我了!」
  音羽绫没有说话,只是喘着气,继续的把肉棒往我小穴里面送……

  这时我感觉到我……

  「等…停一下!拜託你让我休息一下!再这样下去我又会高潮的!」

  她没有停止。

  「不!不要啊!拜託你!我都说拜託你了啊!连续高潮甚么的……我…我会坏掉啊!」

  「啊…啊!谁来!谁来救救我啊!」

  根本没用。

  这里是地下室,隔音非常好。再说我家平常根本没人。

  这是报应吗?平常都在这里调教别人的我,现在反而栽在自己手里。

  调教?对了……

  我从恍神中勉强自己振作起来。

  箱子在……

  我看到了,我的调教箱因为我们的「剧烈运动」震动桌子的缘故而稍微滑开,但我应该还勾的着。

  「啊…啊!」我仍被她插的淫叫连连,但我不再哭喊。

  我伸出颤抖的手摸向箱子,我快摸到了!

  这时音羽绫又将抽插速度加快了一个档次。

  「噫!」我惊叫出声。

  不…不对!这不是普通的加速!

  以我的经验…她快要射了!

  「哈…哈…」音羽绫大声的喘息着。

  不会吧!被这样反制就算了,还要被内射?

  不!我从不准别人内射!

  「不要…我不要被内射……」再次确认箱子的位置,我伸出手。

  勾到了!我将箱子拉近自己。

  我就在这样激烈运动下开始翻找箱子,真后悔平常不整理……

  「啊…嗯!」「哈…哈…」

  幽暗的地下室回荡着我们两人的喘息跟淫叫,还有肉体碰撞时的撞击声。
  这就像,不这就是一场比赛!

  我随时都会高潮,现在我只是在强忍住自己。

  我的性经验毕竟比较丰富,可是我可没把握忍到她下一次射精……

  「可…可恶到底在哪里……」我哭着趴在桌上乱翻箱子。

  没有…到处都找不到!

  难道我这个女王真的要被她…啊!找到了!

  我抓起电击棒,按下开关!

  没有电了……

  看着没用的电击棒,我心灰意冷……

  彷彿落井下石似的。

  「呜!我快要射了!」这时音羽绫在我背后喊道……

  她快要射精了!

  「不!不要啊!」我绝望的哭喊。

  还有…还有甚么办法吗?

  这时,或许是反射动作吧,音羽绫将自己的身体挺直,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好…好机会!

  我的身体现在已经脱离她的压制,接着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抱住箱子。
  既然脚构不到地,那就往上!

  我抱着箱子借力,配合她从我的小穴抽出肉棒的瞬间,像只小狗一样的手脚并用向上攀爬,终於我把自己抽离了音羽绫的肉棒下。

  成功了!我成功的脱离了她的压制。

  我使劲转过身变成仰躺在桌上。

  似乎是对突然的空虚感到困惑吧,刚刚把我插的大哭音羽绫,现在只是呆呆的愣在原地。

  看着她的脸,我突然愤怒至极!

  给你敬酒不吃你吃罚酒?

  我好心邀你让你成为我的奴仆,你给我搞这套?

  「你不是想射吗?那我就让你射吧!」我愤怒的吼着。

  我使劲全力抬起右脚,往她快喷发的肉棒踹了下去。

  「呃…啊啊啊啊!」如我所料,她射精了。

  我调教过那么多伪娘可不是调教假的!

  她射出的精液有如泄洪一般,射的猛量又多。

  这样的射精我倒是第一次见。

  此时我已经无力闪躲,只能任凭她的精液射满我全身……

  正当我在想她要射到甚么时候时,她终於力尽往后倒在地上。

  我全身湿透了,最爱的一件性感睡衣满是精液……

  我现在简直就像是刚被从水池里捞出来一般,啊…应该说是从精液池里捞出来吧。

  我现在可以理解为什么地下室会积一摊水在这里了……

               第八章逃脱

  过了一阵子我醒了过来,刚刚或许是太累睡着了吧。我身上的精液过一段时间后变得更加黏稠,至於味道更是不用说了。

  「明明下来地下室前才洗过澡的……」我自言自语。

  蹒跚的坐起身,呜哇…我的脚还是软的没法使力……

  回想起刚刚跟会长的翻云覆雨……

  我居然觉得还蛮好玩的!

  平常总是坐在上位的我,今天却被压在底下抽插,感觉的确是挺新鲜的。
  我看着倒在地板上的学生会长,她的肉棒已经缩小,变得非常可爱!

  「嘻嘻!好吧…会长大人,我就原谅你吧。刚刚就算女王我大发好心,吃点亏让你佔了便宜……」

  对了,我之前好像有在跟谁讲电话来着?

  我四处张望想寻找我的手机。最后,在精液堆里发现它……

  啊勒,我的手机坏掉了……

-----------------------------------------------------------------------------

  「羽…绫…起床了……」好像有一股微弱的声音传来。

  「音羽绫?会长大人?」是有人在叫我没错。

  「呜…」我慢慢张开眼睛。

  漆原丽的脸就在我面前。

  「噫!」出於本能的恐惧我惊叫了一声,身体向后缩。

  「你在怕甚么啊?都对我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了。」漆原皱着眉头说。
  她说我对她做过过分的事是怎么回事?

  我试着思考,可是我的记忆只到她去接电话的部分。

  「过…过分的事?」我怯生生的问。

  「嗯?你不记得了?」她的眉头更皱了。

  「是…是的!对不起……」我快哭了,希望她不要再对我做甚么………
  「算了,没差。」她从原本的蹲姿站了起来。

  她衣服换过了,别於之前的连身裙,现在穿的是短T恤加上牛仔热裤。
  「站起来。」她命令到。

  我才注意到我现在靠坐在幽暗房间的其中一根柱子上,双手仍被反绑。
  服从她的命令,我靠着柱子站起来。奇怪?我的身体好像更虚弱了……
  努力站起来后,我有点害羞地缩着身体。我之前被她脱的几乎一丝不挂。
  「哼!还在害羞甚么,看都看过玩也玩过了。」她微微走近。

  「转过去。」

  我转过身后,发现她在我解开我的手铐。

  噹啷一声,不知绑了多久的双手终於解放,原本挂在我手上的制服,湿淋淋的掉落。

  她要放我走了吗?

  带着些许希望转过身,发现她居然往后退了一步,右手藏在身后表情似乎在警戒着我。

  她这是?

  「漆原同学?」我问。

  「咳嗯…没事。」她转身,把之前铐住我的手铐扔回桌上的箱子里。

  「跟我来。」

  她捡起我的制服开始往黑暗中走去。

  「是……」我蹒跚的跟在她身后。

  走进黑暗中没多久,她拉开了一道门,些许的光线从门外照出。

  「快点啦~ 」看着慢慢走的我,她站在门前不耐烦的说。

  「对不起…我有点没力……」我说。

  「啧!你真是弱耶!」她朝我走过来,抓起我的右手搭在她的肩上。

  「之前明明那么猛地在……」她小声地说。

  「嗯?」我疑惑。

  「没事啦!」

  我靠着她,慢慢走向门口,门后面是长长的楼梯,原来这里是地下室。
  上了楼梯后,我发现这里是一个普通的住家。

  「这里是…漆原同学的家?」我向她问。

  「是啊,你想干嘛?身家调查吗?」她瞪了我一眼凶狠的问。

  「没…没有……」拜託不要被她的家人看到我……

  接着她带着我来到了浴室,把我放在了穿衣间的一张椅子上。

  「把袜子脱下来给我。」站在我面前她伸出手说。

  我身上也只剩穿着袜子而已……

  过膝长袜因为湿的关系很不好脱,我可以感受到她看着我努力托袜子的视线。
  我终於脱下,将袜子放在她手上。

  她手没收回去。

  「眼镜。」她说。

  「咦?」我眼镜度数虽然不深,但没戴眼镜我几乎看甚么都很模糊。

  「你都带着眼镜洗澡吗?拿来我帮你保管。」

  我只好将眼镜摘下。

  接过去后,她随手将眼镜挂在她的胸前,把我的袜子连同制服扔在一个篮子里。

  「来吧,你臭死了。」她粗暴的又抓起我,把我拖进浴室。

  「还看的见东西在哪里吧?」她问我。

  「可以…勉强……」我瞇着眼睛。

  「把自己洗乾净,沐浴乳洗发乳随你用。你想泡澡也可以。」她扶着我坐在浴缸边缘。

  「你可以自己洗吧?」她突然想到。

  「我可以…只要休息一下的话。」

  「我是很想跟你一起洗啦。」她突然伸出手抓了一下我的胸部。

  「呀!」我缩了缩身体。

  「但我现在还有事要处理,以后在享受吧~ 」

  她转身,正准备走出浴室。

  「慢慢洗没关系,你洗好之后旁边有挂毛巾跟浴袍,出来后我还有话要问你。当然你要是不想穿的话我也很欢迎。」

  她对我笑了笑,走了出去。

  好吧…现在该怎么办?看着这陌生的浴室,我很无助。

  不得已我只好照着她的话,开始清洗身体。我拿起沐浴球挤了点沐浴乳,开始刷洗我肮髒的身躯,洗着洗着我又哭了。

  为什么我会遭遇这种事……

  我看着缩小的肉棒,都是因为长出这个「东西」的缘故。

  也不管是否会刺激到「它」,我开始奋力的刷洗身体,像是要刷掉满身的不愉快似的。幸好「它」没再有反应。

  洗完身体和头发,我坐进了事先放满热水的浴缸。泡澡是我洗完澡的习惯。
  隔着水加上没戴眼镜,我的身体看起来变回了正常的女性。

  「唉…我今后究竟会怎样呢?」

  在我洗完澡后,漆原丽一定还会再对我做些甚么事吧。想到这里我就不禁微微发抖。我好想回家…我又哭了。

  我抬起头,看着浴室上方的窗户,外面天空已经黑了。失去时间感的我只能大概断定现在是礼拜六的晚上,我已经待在这里一天了,我还有一天的时间要跟她……

  等一下!窗户!

  我从浴缸里坐了起来。的确,通风作用的窗户正开在浴缸的上方,位置有点高,但以我170的身高应该爬的过去。可以…我可以逃走!再继续待在这里我不知道又会被做甚么事,我心中终於燃起一线希望。

  我也不泡澡了,走出浴缸我快速拿起浴巾将身体擦乾,虽然没有衣物只有浴袍但总好过没穿,这里连纸拖鞋都有!

  穿好浴袍将腰带绑紧,套上拖鞋。我踩上浴缸边缘爬上窗户,跳了出去。
  一落地,我观察四周。地上只有杂草,周围的围墙有将近两公尺高。虽然不是爬不过去,可是身为学生会长要我爬墙……虽然翻窗户也不是甚么好事就是了。
  沿着围墙,我小心不发出声音的往这个家的后门走。找到后门,我轻轻打开门锁,走了出去又轻轻的把门带上。漆原家里没有任何异常。

  虽然身上几乎没有穿任何衣物也没有手机,但我逃出来了,我成功从恶梦里逃出来了!

  将浴衣拉紧,我跑进了黑夜里。

  是啊…逃出来了……逃出了恶梦,却跑进了地狱……

               第九章轮奸

  一边跑着一边四处张望,虽然没有戴眼镜看东西有些模糊,但我还是察觉到两件事。

  第一,现在时间绝对很晚了,我一路跑来几乎没看到几户住家有灯亮着。我本来想去敲别人家的门,让我进去打电话求助。可是如果人都睡着的话我不好意思打扰人家。

  第二就是,我不认得这里是哪里。身为学生会长,我本来就不会到处乱跑,我所到过的地方顶多只有学校、书店和自家周边的便利商店而已。我熟悉的地方实在太少了。

  路上也看不到半个人,是说让人看到我这副穿着我也很不好意思……

  没办法,我离开了住宅区来到了一座大型公园。而这座公园也不存在我的记忆中。我站在公园入口看着这座黑暗的公园。

  我在想,要不要找个地方过一夜,等早上比较多人才方便求助?

  一想到这里我立刻摇头否决。身为学生会长,以这身打扮还做出类似不良少女的行为,我办不到。可是,会有这种想法多半是因为,我累了……

  真的很累,这超过24小时的时间,我几乎没有进食,再加上生理和心理上的虐待让我几乎快累瘫……我好想回家躺在我的床上,甚么都不管的睡上一觉,隔天醒来,甚么突然长出来的东西和漆原丽,一定都只是我梦到的的恶梦而已。
  抽了抽鼻子,我伸手将眼泪擦掉。再这样想也不是办法,我走进公园看能不能找到人帮忙。

  深夜的公园里,虽然现在正值夏天,但没擦乾的头发和因为跑步而产生的汗水,都让我觉得这里非常冷。我伸手抱紧自己的身体,一边在公园里走着。
  这时,我看到远处有灯光,而且好像有人影在晃动,我立刻加快脚步往那里走去。

  灯光是来自一间不高的建筑物,那里大概是公园都会有的厕所吧,有一群人或站或蹲的,藉由厕所的灯光在聊天。我彷彿像漂流在海上似的,朝着终於发现的浮木跑去。

  「不好意思!可以帮帮我吗?」我边发出声音边朝那里靠近。

  他们有人发现我了。

  越靠越近我也越看清楚,他们都是男性。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不对劲,在这个深夜时间,一群人围在公园,他们会是善类吗?

  这个想法让我停下脚步,可是太迟了我已经走到了灯光底下。

  刚刚还蹲着的人看到我马上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只穿浴袍的身上游移。

  「那个……」我退后了一步,正想要不要转身就跑。

  突然他们爆笑出声。

  「喂喂!这是怎样?」「哈哈!癡女吗?」「她说要我们帮她耶!帮她泄欲吗?」

  「这妞长得不错……」「欸,她奶子超大耶!」

  「噫!」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立刻被恐惧盖过。

  正准备要跑,我的手已经被人抓住。

  「干嘛跑啊!过来陪我们玩啊!」抓住我的人说。

  没戴眼镜和背光的关系我看不到他的脸。

  「是啊!过来接受我们的帮助啊!」

  「哈哈哈哈!」

  他们开始围上来了……

  「那个对不起…请放我走……」我大概又哭了吧。

  「白癡吗?谁会把眼前的肉放走啊!」

  「快点啦,她奶子让我超硬的!」

  他们开始摸我的身体。我的双手被抓住,胸部从宽松的浴袍里露了出来,一堆手在上面乱抓乱摸……

  「不要啊!」我大声哭喊。

  「她奶子超大超软的!」「真的!大概有E吧!」「妈的!她好香!刚洗完澡就穿这样跑出来,不是癡女是甚么?」「大姊,你好高耶!是模特儿吗?」
  「等一下啦!这里好暗,抓进厕所里玩啦!」其中一个人说。

  「不要…拜託你们!放我走!」我还在做垂死挣扎。

  我被他们抓进了厕所。

  我被抓进了男厕,藉由灯光我才看清他们都是些小混混。总共有6个人……
  双手被制,我只能像待宰羔羊般任凭他们处置。

  接着马上就有人抓起浴袍腰带猛地拉开。我的全身就这样暴露在陌生人面前。
  看到我的身体,还在兴奋讨论的小混混们马上愣住。他们眼睛都看着我的下体,或许是被乱摸或许是恐惧,我的肉棒已经微微勃起。

  「这是变性人?」「靠!看到这根我马上软了一半!」「她是变性人我也要干啦!」

  「等一下!」抓住我右手的人说。

  他伸出手在我下体一阵乱摸。

  「不要啦……」我哭着夹紧双腿。

  「她有小穴啊!」摸我的人说。

  「所以肉棒是假的?」「不!肉棒也是真的!」「那现在是怎样?」「你该不会摸到她的屁眼吧?」「干!屁眼跟肉穴我会分不出来?」

  「喂!女人!屁股翘起来!」捉住我的人愤怒的说。

  「拜託你们放我走……」我看着那人哭着说。

  「啧!你她妈还在说这个!」他愤怒的一把扯下浴袍,我全身上下已无任何遮蔽物。

  接着他扯着我的手硬是让我转过身背对他们,用蛮力将我的上半身压底,然后用脚踢开我紧闭的双腿。

  「呀!」

  就这样,我弯着腰翘着屁股,将自己的下体任由这些小混混欣赏……

  这份屈辱感让我大哭起来。

  「真的!有两个洞耶!」「是双性人吧?」「她的肉棒好像变大了?」「小贱货也终於兴奋了。」

  「你们她妈还在研究甚么啊!」一个人走上前脱下自己的裤子。

  他的肉棒以高高硬起。

  「我要先上了!」说完他把肉棒塞进我的小穴里。

  「呀啊啊啊!」

  我痛哭,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了,但被真正的肉棒还是第一次……

  「妈的有够紧……」他抓住我的臀部快速都抽插。

  「干,谁准你先的啊!」「快点好不好。」

  「喂!女人,含着它。」

  一个男人走到我面前,把他的肉棒塞进我嘴里……

------------------------------------------------------------------------------------

  「呜…啊……」我伸了一个懒腰。

  例行功课总算结束,为了等下可以跟会长大人好好的玩。我可是拚了命在做事。

  抬头看了下时间,她在浴室里已经有段时间了,不过我没去打扰她,我知道我对她做的事一定很不好受。

  「等下要跟她好好道歉才行……」我还是想跟音羽绫做好朋友。

------------------------------------------------------------------------------------

  前面的人抱住我的头,把我的嘴当小穴般的快速抽插。

  「嗯!嗯嗯!」我抓住他的腰想把他堆开,可是我根本没有力气。

  「喔…她的嘴真是极品……」「快点好不好!」「妈的!快啦!后面还有人在排队耶!」

  「吵死了!到旁边打手枪啦!」「说到打手枪……」

  突然有人握住我的肉棒。

  「嗯!」不要啊……

  「干她小穴突然缩了一下!」「她肉棒真的是真的耶!」「而且还比我的大支。」「那是你的太逊。」「干!也比你大好不好!」

  我弯着腰,被两个人夹在中间干着,还有一人蹲在我旁边玩弄我的肉棒……
  到底甚么时候才会结束……

  「妈的,你这样玩她肉棒她小穴就一直缩!搞得我快要射了!」「就是要让你快点射啊。」「我也要射了……」「等一下!她的肉棒开始流汁出来了!你们三个一起射!」「哈哈!一起射是甚么鬼……」

  的确,我快射了。

  「妈的!我射了!」「呜!」「喔喔!这女的……」

  我的嘴跟小穴同时涌入大量的热液,我也高潮了。

  大量的精液从我肉棒里喷出。

  「干!她射精了!」「妈的!喷到我了啦!」

  前后两人射完后立刻把我推开,脚一软我趴倒在地上。我的肉棒还继续在射……

  「妈的!看她这样我超硬!」「真的,今天不把他上个两三回我不是男人!」「她太高了啦!让她跪在地上搞。」「喂!女人,快起来开始第二回了!」
  啊啊……

------------------------------------------------------------------------------------

  「好了…完成!」说完,我退后一步看着我的作品。

  一桌满满的菜。会长大人应该很饿吧,这可是女王我亲自煮的喔!还没几个人尝过呢。

  可是她也在浴室待太久了吧,会长大人心思真的是很纤细。

  为了不让饭菜凉掉,我决定去叫会长。

  走向还亮着光的浴室,我敲了敲门。

  「会长大人?好了吗?」没有回应。

  「会长大人?我进去啰!虽然你的身体我全都看过了,但我要进去啰!」
  一边说些废话,我打开了浴室的门。

  里头空无一人……

               第十章地狱

  「呜…射了!」将肉棒插进我嘴里的小混混喊道,一边在我嘴里喷发。
  我正躺在地板上,双腿大开,一名小混混趴在我身上摆动腰部。

  我已经不想反抗了……我将头侧向一边,不去看在我身上的男人,微张着嘴任由口中的精液流出。

  「喔?终於安分啦?」「已经第三回了,也该放弃啦!」「喂!女人!嘴巴空下来啰!」

  一人抓起我的头发拉起我的头,又将肉棒塞入我的口中。

---------------------------------------------------------------------------------------------------------------

  怎么回事……

  我看着空无一人的浴室发楞。

  会长人不见了!她逃走了吗?

  我家后门是锁的,钥匙藏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我刚刚就待在大厅的厨房里,会长要走正门我一定会看到。

  我走出浴室,到大厅用钥匙将门锁上,这样正门也只能用钥匙开了,她不可能逃出去,那就只剩一个可能,她一定还在家里。为了找音羽绫我走向了二楼。
  没有!到处都找不到!我甚至还跑到地下室找她。

  「她到底是消失到哪了?」我喃喃自语,又回到了浴室前面。

  无意的看向浴室,我看到了。通风的窗户。

---------------------------------------------------------------------------------------------------------------

  「终於轮到我了!」一个人坐到我身上,将他的肉棒放在我双乳之间夹紧。
  「爽啊!这奶子极品!」「是啦是啦。你这个奶子狂。」「这样轮太慢了吧!老子又硬了耶。」「你都玩过两次了,我才一次而已欸!」「想在上?你还有的排!」

  「啊啊!」干我小穴的男人一边喊着一边将精液射出。

  「妈的!都搞那么多次了还是那么紧。」

  「我们把这个肉棒女养起来吧。」「你养啊?」「怎样都好啦!下一个换我!」「干!是换我好吗!」「你这个奶子控是好了没啊?我要干她的嘴啦!」

  「我突然想到,我们干嘛不用她后面那个洞呢?」其中一个男人说。

---------------------------------------------------------------------------------------------------------------

  不会吧……

  她跑走了!?

  她的书包跟手机都还在我房里,我刚刚巡房间的时候确认过了。

  浴室的浴袍少了一件,音羽绫准是从窗户跑出去了!

  「这个笨蛋……」我跑出了浴室。

  在这个时间穿那样跑出去她是有病吗?

  我真的把她逼太紧了……

  不再多想,我夺门而出。

---------------------------------------------------------------------------------------------------------------

  「啊啊啊啊!」我再次发出惨叫。

  好痛…好痛啊!

  我的屁眼被强行撑开塞入一根肉棒。

  「不要啊…放过我!后面的洞实在是……啊啊啊!」我哭喊着讨饶,屁眼被干的痛楚超出我的想像。

  「哈哈!所以你屁眼是第一次?」干着我屁眼的男人说道。

  接着他把我的双腿抱起,让我摆出像给小孩子尿尿般的羞耻姿势。

  「来啊!接着上!」

  「干!你真的很变态,不过我喜欢!」

  一个男人走上前,抓住我勃起的肉棒向上提,然后把自己的肉棒塞进小穴。
  「不要啊!两根一起…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我,请不要再继续这样了!」
  我根本没有错,即使如此我还是这样哭喊着,只要他们能停止这种行为,要我做甚么都可以……

  「哈哈你们把她搞疯啦!」「她不是早疯了吗?快一点啦,我也想干她屁眼。」「我们现在可以三人一起上了吧?她嘴巴空着啊!」

  啊啊…谁来救救我……

---------------------------------------------------------------------------------------------------------------

  我在黑夜中奔跑着,寻找会长。

  我住的地区治安可不怎么好,我不是担心她去告我的密,而是真正担心她本人的安危……

  「会长大人……」我喃喃自语。

  我趴在一人身上任由他干我的小穴,后面还有一个人在干我的屁眼。

  一只手伸出来抓住我的头发,将肉棒塞入我口中……

  我向几户熟悉的人家打听附近有没有甚么装况,但都说在睡觉不然就是没听到甚么。难道她跑回家了吗?虽然不知道她家在哪,但是看到她放学回家走的路根本跟我家在反方向。如果她成功回家还好,但如果万一……

  我被两人抓着到了小便斗前面,双腿打开微微蹲下,好让站在我后面的人容易干我小穴,左右两个抓住我的人,用空着的手前后撸动我的肉棒。接着,我射了,在他们的嘲笑声中,我射进了小便斗。我没有说话只是闭着眼睛掉泪。
  可恶!我的手机现在又坏掉了,不然可以找人帮忙。我已经不知道在黑夜中跑了多久,即使是运动健将的我体力也到了极限。我决定稍作休息,站在一座路灯下喘气,我突然惊觉,我比我自己想像的还要在乎音羽绫,为了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出事的人耗费那么多心思,我还是第一次。

  早知道会这样,我就对会长好一点了!搞到自己现在心神不宁的,我对喜爱的东西就会想欺负这个坏习惯真的要改……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稍微喘过气后,我正在想要从哪里继续找。

  我看到了,一座大型公园。

  我瘫坐在肮髒的厕所地板上,本来很乾净的地板被一堆精液喷的到处都是,有我的,也有他们的。我双腿大开坐在地上背靠着一座小便斗,我的头发被抓住,前面三个人争先恐后的把肉棒塞进我嘴里。从看不到的地方,有两个人伸出脚踩踢着我的肉棒玩。射精了,我和前面三个人同时。

---------------------------------------------------------------------------------------------------------------

  我是笨蛋吗?一开始就要想到这里啊!我在公园里乱绕的寻找会长。

  这里深夜还有光的地方……好像只剩下厕所,我马上往那跑去。还没到那,我就远远看到公厕那里似乎有点不对劲。一个男的像在把风般地站在入口处东张西望,还不时往厕所里面瞧。

  这不对劲,铁定不对劲。我绕了一下路,到了厕所后方。厕所后方有窗户可是位置太高了,虽然看不到里面但应该可以听到些声音。

  然后,我听到了……

  数名男子说笑的声音以及,一名女性轻微的哀嚎声。

  这个声音我绝不会听错,是音羽绫的声音。

  我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

  我很想赶快冲进去救她,可是我慌忙出门身上根本没有带任何东西,如果我有竹刀…不,就算有也没啥用。

  快啊!快想啊!音羽绫现在每分每秒都活在地狱里……

  我急得快哭了。

  对了!我看到了公园厕所的对面隔着围墙外有几户住家。

  妈的你们都没听到这里发生甚么事吗?我知道我这是在迁怒他们。

  从公园捡起几颗石头,我翻过围墙,跑到其中一家房子前面。用力把他们的窗户砸破!

  框啷一声,我还听到了人们的惊呼声跟狗叫声,但我不管,跑到下一户人家又是瞄准窗户丢出石头。

  我连续砸了4户人家。已经有人跑出来了,还伴随着叫骂声。我立刻翻过围墙回到公园里。他们应该会有人,不,一定会有人打电话报警。正如我所说,这里的治安可以说非常差,警察对这里的报案总是回应的很快。

  我躲回厕所后方,听到里面男人们的声音充满疑惑,应该是发觉到骚动声了。
  在等我一下会长,我马上就来了……

  两分钟后,警车的呼叫声终於传来。

  不管这次警察来的再怎么快,对现在的我来说都太慢了!你们这些米虫!平常没事找我的碴找的倒是很勤快嘛!现在需要你们又在慢吞吞干甚么?

  我回到围墙边,警车刚好停在住家前面,车上下来了两个警察。对我来说两个刚刚好,不多也不少,我爬上围墙后又是一颗石头砸向警车!把车窗砸出一道蜘蛛网碎痕。两个警察顿时吓了一跳。

  「警察先生!这里!他们在这里!」

  我朝他们大喊,不需要多余的说明,我现在只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就够了。
  上钩了!两警察朝我跑来。我跳下围墙稍微等了一下,等他们也爬上围墙后,我才往厕所冲去。不理会他们对我的叫喊,跑到厕所旁我停了下来,刻意不出现在灯光下,我可不想事后又招惹到麻烦,不管对那些败类还是警察都是。那些男人出了厕所聚集在灯光下,似乎已经听到了警车声,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冲着自己来。

  「喂!你!」警察终於追了上来。

  「是他们!是他们干的!」我指向灯光下的男人们喊到。

  「甚么?」「干!警察来了!」

  男人们开始慌张逃跑。

  而警察?看到这种情形当然是先去追他们啊。

  「不要跑!」「站住!」两个警察立刻越过我,追了上去。

  呿!一群废物。我看着跑走的小混混群里有没有会长的身影。

  并没有,也就是说。

  我赶忙跑进厕所。

  看到眼前的景象…我哭了……

  音羽绫浑身髒乱的躺在精液堆里……

  这太过分了……

  不管是甚么人都不应该受到这种对待……

  我哭着走近她。

  「音羽绫…我…对不起……」

  我忏悔似的在她身边跪了下来。

  她全身一丝不挂,浑身都是精液和伤口,两眼无神,嘴角、小穴、屁股都微微流出精液,她红肿的肉棒上还有鞋印……

  我伸出手抱起她,可是看她依旧两眼无神的顺着我的动作起身,原本只是流泪的我终於泪崩。

  「啊啊啊啊!」我抱紧她大哭。

  她的样子,让我一直深埋在心底的伤痛,再一次复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