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粽子是个好东东
粽子是个好东东

粽子是个好东东

六月初的一天,正是端午节,公司给每人

  发了十个粽子,是公司食堂包的,贼大,我中午吃一个晚上都不用吃饭了,因为我们学生也没有地方放,也没地方煮所以有的人就不要了,也有的把粽子送给身边得同事,比如我们组。我和赵同学的粽子都给了蕊姐,而燕姐不愿意吃黏的东西,于是蕊姐获得了粽子大礼包,四十个。下班的时候我还在收拾东西,蕊姐起身对我说。

  “小陈,你晚上加班不?”

  “我不一定啊,回寝室也是打游戏写论文。在这也差不多”

  “那帮我个忙呗,你也知道我家四楼,你姐夫没在家,这老多粽子我拿着太费劲了”

  “那没问题啊”一想到又能去蕊姐家,我还是特别开心的。

  “那咱们走吧”蕊姐说完就穿好衣服自己拎着一袋子准备出门了,我赶紧关电脑,收拾好桌椅,穿上衣服背上书包拎着另外两个袋子跟了上去。

  我俩打的车,晚高峰到了蕊姐家已经快六点了,“进来吧,今天也算是个节日,正好你也没地方吃粽子,我给你煮两个吃,你就别嫌弃蕊姐手艺了,在这吃个晚饭吧”

  “好啊,还没吃过蕊姐的饭呢!”嗯,更想吃蕊姐的大馒头!

  进了屋,脱下外套坐在沙发上,蕊姐给我倒了杯水,打开电视让我看,然后自己进去关门去换衣服了,我幻想着电视的情节,从门缝偷看啊,在水里食物里下药啊,脑洞就开了,结果马上蕊姐就出来了,换了一件短袖的睡裙,头发也扎起了马尾,看起来一下子年轻了好多,蕊姐的皮肤不算白但是很细,肤质很好,之前隔着衣服扶她的时候摸到的特别柔软,偶尔摸到她的手皮肤也超级好。我有意无意的现在客厅靠近厨房的位置跟蕊姐聊天,蕊姐背对着我在厨房准备食材。

  “蕊姐,你到底多大了啊”

  “你咋能问女的岁数呢,这是不能问的”

  “不是,平时看你都穿的可成熟了,换套衣服感觉好像跟我也差不多大”

  “给你嘴甜的,我可比你大多了,我都三十二了。”

  “啊,三十出头,已婚少妇,可以可以”

  “哎,老了,比不了你们年轻人”

  “你可不老,你不天天跟我们几个一起疯!”

  “我大部分时间一个人,跟!”

  “有啥意思?穷学生能有啥意思,我们都想赶紧工作赚钱呢”

  “年轻啊,年轻就是好啊,有哭有笑,未来很美好,能去实现,我们这样的结了婚安了家,也没啥大变化了,像你燕姐那样孩子生了,五六年都没办法换工作,能不羡慕你们么”

  “你们工资是我们一倍多,有的都有房有车了,我们看着挺好,其实也听迷茫的”

  “迷茫不怕,少喝点酒吧你”

  “知道了知道了,你们都说了快一个月了”

  “臭小子,知道那天你自己啥样不?”蕊姐突然转过头坏笑着看着我。

  “刘X生日那天?听你们学了,确实挺傻逼的,以后可不敢了,丢人丢到全公司了”

  “抱着我啊,说喜欢我”蕊姐笑盈盈的说

  “我那天不跟谁都这么说么”

  “不止呢,还说想天天见到我,想我!想我啥?你小子!而且抱时候还卡我油摸我屁股一把,要不是看你喝多了,真该扇你”虽然蕊姐话说的比较凶狠,到语气一直是笑盈盈的很温柔“不能吧,我把真心话都说了?”我做了个鬼脸“还真心话,你个小不要脸的,我有家有人的,你想咋滴我还啊你!”说着蕊姐转身踢了我一脚。

  “不敢不敢,有贼心没贼胆,打不过打不过,容易强奸不成反被揍”我开玩笑的说着,一边往后躲着蕊姐踢过来的脚,而因为蕊姐转过身正对我,我发现蕊姐睡衣胸部有两个凸点,我靠!蕊姐没穿内衣啊,真空的,这么劲爆么?“小逼崽子,你还敢强奸!”说着蕊姐第二腿踢了过来,而我正在盯着她的奶子发愣,没躲 闪,正被蕊姐踢在膝盖上,还挺疼,我哎呀了一声,蕊姐也没想法我没躲。 “呀,你咋没躲呢” “真踢啊姐” 我赶紧蹭到沙发上坐着假装揉腿,眼睛还是偷瞄她的大胸,36D不戴胸罩,只有一层布搁在 那里,我经常想念的蕊姐的大馒头,就这么近在咫尺,果然一个念头过去,我的鸡巴马上勃 起一个小帐篷。蕊姐以为真的踢疼我了,赶紧过来蹲下看我的腿,她的大胸随着她的快速走 步,海水一样上下起伏,晃得我心潮荡漾。 “没事吧,踢哪了?”蕊姐关切的问 “膝盖,没事儿”说着我往后靠过去,让我的小帐篷明显一点,果然蕊姐关注到了,眼神在我 的鸡巴上一扫而过。我一直看着蕊姐,她脸上的表情硬了一下,顿了一下。按照我的猜想, 蕊姐跟她老公聚少离多,而她今天又主动要请我,这种情况下就算我做点什么,里边没成 功,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心一横,伴随着蕊姐起身,我也站了起来,又假装膝盖疼,一下躺在沙发上,并且用力挺起 鸡巴,让帐篷看起来很大。蕊姐看了我一眼,有点尴尬和脸红, “那…那…你先躺会,我给你找红花油擦擦” 看着蕊姐有些不安的走去主卧,我站起身来也跟了过去,从裤子里掏出一柱擎天的大鸡吧, 慢慢轻抚着。蕊姐走到床头柜然后俯下身,撅着大屁股拉开抽屉找药,这个姿势,蕊姐撅着 屁股对着我,这是我幻想多少次的画面,这是多少次出现在我梦中的画面,我再也控制不住 了,我加快步伐,扑了上去,左手搂住她的腰,右手掀起她的睡裙,要不用力,火热坚硬的 阴茎戳在蕊姐肥硕的屁股上。 显然蕊姐吓了一大跳, “你干啥啊!别整!” “蕊姐,我…爱你,我要…操…你…!”我激动的有些结巴。但是,还是努力的用自己的鸡巴去 插蕊姐的屁股。当时真的是没有经验,从来没有试过这个体位,加上蕊姐没有翘着屁股配 合,所以我根本插不进去,只是在屁股沟和大腿缝之间乱戳。 “你等等,你先听我说”蕊姐一边说,一边用手推我,但是我已经精虫上脑,枪毙也不能停! “小陈你先听我说,你先停,先别整,听姐说!” “啊…”由于过分激动,加之在蕊姐屁股和大腿上的摩擦,没几下我就射了,好丢脸,射了舒 姐一腿。 “就你这样还想强奸呢!”蕊姐转身扇了我一个大嘴巴! “你强奸我!?”蕊姐狠狠地看着我 我则像个蔫了的茄子,不敢之声了,鸡巴还在硬着,龟头上还挂着精液。 蕊姐从我身边走过,进了厕所,听到水龙头的声音。 我觉得完了,没操着不说,整不好还真的算强奸未遂了,这也太亏了,正在我焦虑的时候, 突然一丝念头闪过“为什么好像蕊姐睡裙下面没有内裤?难道!卧槽!”突然我明白了!我几 步跑进厕所蕊姐正在用淋浴冲腿,已经把睡裙抬到齐逼的位置,大半个屁股都在外面,看到 我当啷着依然坚挺的鸡巴进来,也没有惊讶。 “你咋那么猴急呢,告诉你不让你整了,偏不听!” 说着关了水门,拿着澡巾擦腿上的水,走近我低头瞅了一眼我鸡巴。 “还挺精神,就是有点笨,你先洗洗吧,小处男!”最后那几个字从蕊姐口中说出,小处男, 真的是风情万种,那种挑逗,那种骚气,一下子阴茎又向上翘了几下。 蕊姐从我身边有过,出了厕所。我一下子蹦进浴缸打开淋浴,让水流冲洗大鸡吧,水温调的 很低,我要让它冷静下来,接下来的活,可能是它这辈子幸福的开始,不能丢人啊,像刚才 那样就射了,我得冷静!心里这么想,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也知道是因为水温低还是因 为太激动了,我整个人都买颤抖,拿了浴巾擦擦就跑出厕所跑进卧室,蕊姐正在床上靠着, 等着我,还是马尾,还是睡裙。“你不是说要操我么,今天给你个机会。把你姐操爽了,咱们算完事儿!” “姐,我…” “刚才那个牛逼劲儿呢,按着我不让我动,捅我那个劲儿呢”说着蕊姐笑了出来。 “那我可来了啊,姐”我心一横。 我一下跳上床,扯掉浴巾漏出鸡巴站在蕊姐面前。 “干啥啊,在我脸上游行示威啊” “不都是得先口交么?” “小崽子知道还挺多!”说着蕊姐伸手一把握住我的鸡巴,我全身一激灵,蕊姐的手很温暖, 很柔软,握的我好舒服。 “射完还能这么硬,年轻挺好” 说着蕊姐开始前后撸我的鸡巴,并且用另一只手搂住我的屁股,她的脸距离我的鸡巴只有几 厘米,抬头看着我说 “想过无数次吧,想着怎么操我” “啊…啊…姐…我想你…舒服” “嗯,看你人瘦,鸡巴还不小” “那姐…你…快…快…吃…” “臭小子!” 说着蕊姐白了我一眼,一张嘴,一口含住我的龟头,并且使劲唑了起来,这快感,虽然之前 女友也帮我口过,但是完全不是一回事,蕊姐这活儿秒杀十个女朋友啊。蕊姐先是从龟头开 始,嘴唇扣在龟头沟用力挤压,舌头飞快的在马眼上下左右的舔,又疼又痒的感觉让我欲罢 不能。 蕊姐左手开始用力的抓我的屁股,右手也轻握住我的两颗蛋蛋,在她手心里玩耍,快感袭 来。 “姐,姐,我…快不行了”说着,我声音越来越弱,双腿开始颤抖起来。 蕊姐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抽回左手握住鸡巴前后撸动,龟头,阴茎,睾丸,三个部位一起 刺激,从没有过的快感,真的不行了! “射了,射了,啊…”我努力控制着,但是还是一股浓精射进了蕊姐嘴里。同时,蕊姐发出了 呜呜的声音,并且加快了手和嘴的动作,力度。那几秒钟,我真的上天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一屁股躺在床上,缓过来时看蕊姐刚才厕所回来,嘴边有水印,想来应该是去洗嘴了吧。 “小处男,得劲不?还行不了?”蕊姐坏坏的看着我 “你都说我是处男了,今天这个事我必须办了!”我也坏坏的瞅着她 “你还想咋办你?” “来吧” 我伸手牵着蕊姐,拉她躺下,趴在他身上开始亲她,蕊姐闭上眼睛,不停的呻吟着,配合着 我,我能感觉到蕊姐全身也很绷紧,她也很激动。我学着电影里的样子,亲她的胳膊,亲她 的脖子,亲她的耳朵,亲他的嘴,把她的舌头含在嘴里,双手掀起睡裙,两只手一起握住舒 姐硕大圆润的奶子,用力捏捏,蕊姐发出哼哼的呻吟,真好听。 “坏蛋” 我继续亲,张大口用力吸允着蕊姐的奶子,蕊姐抱着我的头,轻声呻吟。我的两只手一支伸 进那最神秘地带,阴毛划过我的手心,两个阴唇已经勃起,整个阴户已然一片湿。另一只手 搂住她的屁股,用力捏,摸。我把之前跟女朋友的那点能耐都使了出来,还模仿着日本动作 片里的部分手法和动作。 “啊…小样儿,你……说你…是处男是……骗人的…吧…啊” “哪有啊,没骗人!” “那…你…啊…啊…咋会…的还挺多…啊……” 不一会,蕊姐只哼哼不再说话了,而我的鸡巴又进去完全战斗状态,我抬头看了眼蕊姐,她 正闭着眼任由我揉啊,亲啊,摸啊。我往上一挺身,左手扶着蕊姐的腿,右手扶着鸡巴往舒 姐那片神秘的,我向往已久,梦中熟悉,现实中陌生的地带,挺进! “往下点,那个不对!”蕊姐伸手握着我的阴茎往下挪了挪。 我突然感觉到回头滑进一条温暖湿润的小沟里,“进去了,我操到女人了”我心里想。然后我 双手扶着蕊姐的胯屁股往前一挺,使劲往前一送,蕊姐“啊!!!!” 一声大叫,嘴巴张了老大,但眼睛还是闭着的, “疼了?姐!我来了啊!” 蕊姐没说话,眼睛闭的更紧了,双手仅仅抓着我的腰。我又往前用力,整根鸡巴完全进去舒 姐体内,第一次有这么爽的感觉,整根鸡巴被温暖的包裹着,不时还用力夹,还会往里面 吸,跟手淫口交真的完全不一样,真他妈得太爽了。 我完全停不下来,开始玩命大力的抽插着,我的大腿和蕊姐的屁股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伴 随着鸡巴和淫穴因为淫水的摩擦声,果然是跟小电影里一样的啊,啪啪啪,肉体的碰撞这么 舒服,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就想着再来再来。我越来越快,蕊姐的叫床声也开始大了起来, “啊…啊…嗯…嗯…慢点…慢点” 我完全听不进去,蕊姐的呻吟完全成了我的春药,我就好像打桩机一样啪啪啪越来越快,鸡 巴上传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多,蕊姐逼里面也不是挤压我的鸡巴,我的所有阴毛都被蕊姐的水 弄湿了,蛋蛋带着淫水,撞击在蕊姐得屁股上又疼又爽, “慢…慢…点…的…” 这时我哪听得进去,从未有过的快感让我只能越干越快,越干越用力, “啊!!!!啊!!!”蕊姐已经近乎喊了 “啊!!!…”我在最后好像机关枪一样的玩命抽插,双手分别抓住两个奶子,用力抓着,射 了!抓着大奶子操着大肥逼,射了!而蕊姐的阴道也给了我回应,不停地收缩,挤压,好像 要榨干我每一滴精液一样,我疲惫地趴在蕊姐身上。 多久已经记不住了,只记得我身上湿透了,一直趴在蕊姐身上喘气,手还握着蕊姐的大胸, 鸡巴还插在她的逼里,蕊姐我静静地抱着我,我们相互感受着彼此的肉体,分享着这肉味淫 水味汗味的混合味道。 “走,去洗洗吧”蕊姐拍拍我的背说 “姐,我还想要” “行了,行了,弄太多不好” “那你爽么?你高潮到了么?” “嗯,还行吧” “啊?是不是刚才我太快了?” “看来你还真是第一次,给了我,你不后悔么?” “那后悔啥,我喜欢蕊姐好久了,精尽人亡我都愿意!” “说啥呢你,赶紧从我身上下去” “哦,好的” 我从蕊姐身上爬起来,看着这个刚才在我身下被我操的女人,呻吟的一脸淫荡的蕊姐,平日里温柔可爱的大姐姐,真的有一种拥有的感觉,这个女人是我的了! 蕊姐也起身,牵着我一起去了厕所,打开淋浴,我非要跟蕊姐一起洗,非要她帮我洗,洗的 时候还不停用手去“骚扰”蕊姐,并非要蕊姐帮我好好洗洗那根半软不硬的鸡巴,因为被异性 爱抚真的好舒服好舒服。 我央求着还要来一次,蕊姐说让我先休息,有的是时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