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堕落天堂】(07)【作者:b527822334】
【堕落天堂】(07)【作者:b527822334】
字数:9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节 贾内尔

  当奥塔维亚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她依旧住在这间特别护理间里,掀开薄毯,健美的身材显露无遗,自己果然是赤裸的。

  她没有在意,堕落天堂有一个地方做得很好,那就是做卫生的女奴非常多,所有的东西都弄得很干净。就算是条件很差的牢房也一样干净。在二者之间纠结了几天之后,她也适应了赤裸的待遇,反正这里能提供的睡衣穿了比不穿更淫荡,相反那些穿了的女人往往下面都还要放某种调教玩具,有的连睡觉都不能拿出来,有时候不穿还舒服点。反正无论如何她都是别人目光的焦点,只不过以前别人羡慕她的战绩与高贵,现在变成了身材与美貌罢了。

  感觉了一下身体的状况,此刻她的体内的斗气充盈,状态比任何时候都要好。偷偷收缩了一下下体,也没有任何不适,暗自松了口气。奥塔维亚立刻对席亚娜充满了好感。,作为一个有志向的女骑士,她绝对不希望自己由于身体原因导致无法战斗。昨天被霍恩那个老混蛋折腾得接连失禁,就算以她传奇位阶的身体强度也身心疲惫,正常情况至少在一两天内要腰酸腿疼,可现在她却一点事都没有了。

  想到席亚娜拿着又粗又长的淫具给自己治疗的尴尬神情,奥塔维亚被压抑了许久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给自己治疗的时候一定把她羞坏了吧。那位年龄比自己稍大一些,还在堕落天堂待了很长时间的传奇牧师居然那么害羞,奥塔维亚的嘴角不由勾起一丝笑容,这是来了这里这么久以来唯一让她有好感的人了,而且她还是个人类,这更让她感觉亲切。

  美美的伸了个懒腰,舒展开性感的马甲线,感觉说不出的舒畅。

  只不过堕落天堂似乎并不希望角斗士们过于安逸,派给她的两个侍女正眼带讥讽的侍立一旁,那眼神让奥塔维亚的心情立刻变得糟糕起来,这两个人类少女似乎对她颇有成见,虽然该侍候人的工作做得无可挑剔,但各种烦人的小动作却不断。仗着堕落天堂撑腰,肆意的羞辱她。

  她们对自己丝毫没有对传奇强者和光明神眷者的敬重与畏惧,在她们眼中,她看到的只有嫉妒与破坏的欲望。这在别的地方是不可想象的,她们存在的目的好像是在时刻提醒自己:你不过是一个任人亵渎的娼妓,随时可以宰杀的美肉罢了,还把自己当神眷者啊。

  她们推来了一辆餐车,先从餐车下面拿出来来一件严密包装的白色皮衣服侍她穿上。

  皮衣是简化的铠甲样式,皮衣从下面开始穿,下身仅仅只是一条皮质短裤,短裤非常短,和以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短裤中间多了一根假阳具,这根东西又粗又长,上面还满是褶皱,并且镶嵌了许多光明系的宝石。这又是一件兼具亵渎光明与辅助修炼的淫具,奥塔维亚对堕落天堂的品位实在很无语,她们总能将强大、高贵、尊崇之类的东西与淫荡强行糅合在一起。

  奥塔维亚愤怒的瞪着两个侍女,她很想一把掐死这两个混账,短发侍女见她发怒立刻怯懦的缩起脖子:「这个,是管事让我们……」

  马尾侍女却一把拉住短发侍女反瞪过来:「怎么?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就算你是传奇职业者又能怎么样?堕落天堂的传奇强者至少有50个,你觉得自己有能力离开这里?或者说你更喜欢带着脚镣锻炼?」

  马尾侍女不过是中阶的实力,女奴身份的她平时没少受欺负,但相比奥塔维亚这个刚买来的角斗士,她却是堕落天堂的『自己人』,而奥塔维亚是外来者,是消耗品。伊比利斯女王陛下还是很护短的,外来者欺负她们会被纳入危险分子范围,受到严厉的约束。相反如果她将奥塔维亚调教好了,在角斗场上获得好成绩,自己就可以升级成女仆,摆脱女奴的身份。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她自然敢拼一把了。

  两人僵持了一会,奥塔维亚总算压下了怒火,偏过头去。教训这个侍女很容易,可后果却很麻烦。

  「把腿放在床上。」马尾侍女露出得意的笑容,她拿来一罐油膏挖了一些。由于先前已经被各种手段调教过几次,奥塔维亚尽管很不情愿,依旧抬起一条腿放在床上,露出那道美丽光滑的肉缝。马尾侍女在肉缝上抹了两下,两根手指用力刺了进去,在柔软湿润的肉壁上用力抠挖起来。刚才奥塔维亚的气势放出来同样将她吓得两腿发软,现在退缩了,她确认了自己可以狐假虎威之后立刻就要报复回来。

  奥塔维亚忍受着马尾侍女的抠挖,她再怎么强大,阴道也不比寻常女人强壮多少,而且刚刚开发过的阴户特别敏感,被马尾侍女挖了几下便感觉强烈的刺激,不由得身体阵阵战栗,阴道也夹住侍女的手指。

  「哼,你就是天生的骚货,装什么清纯,看你的水,跟瀑布一样,恐怕只有魅魔才有你这么淫荡了。」马尾侍女放肆的挖了一会,将湿哒哒的手放在到奥塔维亚面前,她的手像是刚在水里捞过一遍的似的,名贵的羊绒地毯上满是水点。
  奥塔维亚闭上眼睛不肯看,被一个侍女用两根手指玩得淫水直流让她感觉很丢脸,更难过的是手指抽出以后快感中断了,她感觉到一阵空虚。这时短发侍女将假阳具抵在阴道口,稍微用力,饥渴空虚的阴户自然而然的张开吞了进去,一下子就捅到了身体深处,将她胀得满满当当,穿好后一把锁扣住她的腰间让她无法自行脱下。

  奥塔维亚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确实治好了,却也变得敏感,这么大一根东西居然这么容易就插进了自己体内,一插进来阴道壁便饥渴的将假阳具包裹起来自行蠕动,强烈的满足感令她浑身都战栗了一下。

  这令她感觉很难过,要知道以前下面可是一根手指都插不进来的,现在这么大的东西都吃的消了。不仅如此,她还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根东西的尺寸与上面的每一丝褶皱,就像自己的手一样敏感。

  她赶紧念诵光明祷文,屏蔽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马尾侍女讥讽了几句,见奥塔维亚又念祷文,知道再说也没用了,无趣的将皮衣给她穿上。短裤实在太短了,恰好能呢将奥塔维亚浑圆的屁股完全包裹住,不肯多余一丝面料,正是因为包裹得十分贴身,她的臀部与阴部形状曲线就特别的抢眼。

  接下来一件紧身胸衣式的铠甲,兼具防御力的同时将她的乳房高高托起、集中,使得原本就丰满坚挺的乳房立刻变成了豪乳,深邃的乳沟、精致的肚脐、性感的腹肌全都暴露出来。再穿上达到膝盖的长筒高跟靴子以及长筒蕾丝手套,将容易受伤的部位保护好的同时大片大片裸露肌肤。

  别看两个侍女对奥塔维亚态度不好,眼光却没的说。她的皮肤是健康的麦色,气质又高贵,白色不但衬她的肤色,还将她的威严气度与圣洁气息烘托得淋漓尽致。

  只不过这两个侍女分明是怀着老鸨打扮雏妓的心态给她打扮的,这种情趣铠甲更能激发雄性生物亵渎她的威严与圣洁的冲动,而不是敬畏。

  整套情趣铠甲不仅用料讲究,打造得一丝不苟,上面还浮绘了众多精美绝伦的花纹与图案,像胸部的两片分别是三位主神施展法术战斗的场景,以及大陆划分成两大块和若干小块作为各位神明的领地的谈判。小腹是大地母神盖亚恩泽大地,使得大地丰收、物种繁衍。其余部位都是两大阵营不同的物种和精美的花边。
  「真美!」短发侍女退开一步,欣赏两人的杰作,不由发出羡慕的感叹。这套装束活脱脱把奥塔维亚从一个坚毅果敢的女骑士变成了一匹优雅高贵却又人人都想骑的独角兽,要是她能穿上几天,即便没有奥塔维亚这般撩人,至少也会把男性对她的回头率增加到80%.「很漂亮。」马尾侍女眼中也满是妒火,这套装备名叫『浮华』,价值钜万,整个堕落天堂也没几套,它像艺术品多过铠甲,像她这样的女奴连试穿一下手套靴子都会被活活打死,平时根本就没资格见到,昨晚管事却拿着改好尺寸的装备给她们,「为了奖励你的听话,这封信就提早给你看吧。」说着马尾少女把一封信和一把外观华美的匕首递给奥塔维亚。

  奥塔维亚狐疑的接过来,只看了一眼就确定这是父王的信物。

  光明阵营的势力主要以国家形势存在,其中人类国家就有几十个,男女国王都有不少,如果是男性做国王,他们往往会定制一批这样的匕首,匕首的鞘和握把小巧而华美,镌刻着繁复的花纹并镶嵌许多宝石,除了作为身份的象征之外,每一把都有些许不同,只有懂得看的人才知道上面的部分花纹的具体含义,那是类似密码之类的东西。匕首的刃打造得窄小而短,刃轻薄且有血槽,用来杀人效果不佳,但用来自杀却没有什么问题。赐予这种匕首是受宠的证明,是身份的象征,同时也意味着受赐的女人永远都只属于国王,国王死后也要陪葬。

  确认了信物,奥塔维亚又拿起信,上面的蜡封居然是完好的,也就是说根本没人打开检查过这封信,就这么原封不动的给了她。

  拆开信封,拿出信来展开,见到信上熟悉的字迹,与外面断绝了十几天音讯的奥塔维亚心情变得激动起来。

  奥拉夫的信有两张,里面说了各国都借兵给他,他率领联军将邪恶阵营的联军击退,但是你没能坚持到反击。现在国家形势不妙,蔷薇骑士团主力损失大半,几年组建的大军也灰飞烟灭,洛塔城更是惨遭荼毒,平民几乎死绝。为了感谢联军的救援,他只能将几座城市割让出去,作为回报,各国还支付了很多金币、粮食和美貌女奴给他作为补偿,但是这些东西的使用却缺乏人手。现在波茨王国正处于最困难时期,作为国家支柱的中高端武力十分缺乏,剩余的蔷薇骑士团成员连维持王室的守卫都困难,无法派出人手去营救她,希望她能自己想办法逃回来。
  奥塔维亚看完信,心情变得沉重,自己十年时间辛苦打下的国土就这么名正言顺的被各国瓜分了,战争中光明神殿大量被毁,自己在教会方面的努力遭到巨大打击。信中他说让蔷薇骑士团的剩余成员来维持王室的守卫工作与用度,其实上就是将她们都纳入王室,来补充战争中死光的那些嫔妃。以前他就经常来蔷薇骑士团视察,没事就挑几个女骑士侍寝或者带回去做宫廷宴会的食材,要不是自己捂得紧,蔷薇骑士团的强者早就被他吃光了。现在情况刚一稳定,他就迫不及待的将剩余的一千个女骑士纳入后宫之中,可见他只想偏安一隅,好好享受生活。
  各国瓜分土地,只给了那些补偿明显是希望波茨王国就此沉沦为普通中等国家。对于父王的怯懦、贪婪与短视,她感到十分郁闷,却也毫无办法。

  她心中自嘲,至少父王说的没错,他不可能有人手来营救她,以他手上区区30个高阶骑士只能勉强自保,想来堕落天堂这种地方救自己根本就不可能,那些精灵、翼人盟友只认自己,肯定不会听从他的命令。

  话虽如此,父王这般明确的意思依旧让奥塔维亚的心情变得很坏,与王国联系上的一点好心情也变得糟糕起来。同时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同为光明神教徒的光明教廷也对波茨王国这个大教区的毁灭似乎无动于衷,这些天她能若有若无的感应到光明神的存在,这说明自己虽然失贞受辱,却没有被伟大的光明神许配利翁抛弃,自己的光明力量依旧可以使用,这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就像一根救命稻草般珍贵,也让处境艰难的她对光明神愈发虔诚。

  在奥塔维亚看信的时候,两个侍女已经将早餐摆好了,「先用餐吧,然后去教练那。」

  「教练?什么教练?」奥塔维亚坐下来开始享用精美丰富的早餐,听到这话狐疑的看着两个侍女,根据经验,这两个侍女绝对没安好心。

  「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事实是:你每次失败我们都会受罚,这是堕落天堂的规矩,原来我们还以为你是传奇位阶应该很厉害,可是一见到你,我就知道我们要倒霉了。像你这样鼻孔朝天的木头脑袋肯定会死得很惨。」马尾侍女非常不客气的嘲讽奥塔维亚,「这不,我们被抽了一顿鞭子。」

  旁边的短发侍女也是心有戚戚的点头,两人转身撩开女奴的便装,那是好几道鲜红的鞭痕,虽然不严重,以她们的实力还吃得消,两个女奴平时估计没少挨过鞭子,这样的伤在身上居然没有一丝痛苦之色。

  奥塔维亚被马尾少女讥讽得火大,但看到她们身上的鞭痕,又生不起气来。以她对这里规矩的了解,下一次她要是失败会令她们受的惩罚变得更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的利益是想同的。

  即便利益相同,她们互相之间也喜欢不起来,就像组队玩游戏,大家都知道齐心协力才能获胜,可要是你的队友抓了满手好牌却是个愣头菜鸟,每每做出作死的举动,你肯定比敌人更盼望她快点死。

  「所以为了让你快点强大起来,我们给你找了一个教练。」短发侍女解释。
  「以我的实力,这里也有人可以做我的教练吗?」奥塔维亚对此很不屑。这话说得高傲,却不算错,身为神眷者的她,各种秘籍与修炼心得从来不缺。所以她对自己走的道路非常明确,那就是走刚猛霸道,一力降十会的路子,以绝对实力逼迫敌人跟自己硬碰,在战场上,她就像一把尖刀刺入敌阵,然后身后的女骑士们紧随她突破敌阵,将敌人分割冲散。所以她修炼的斗气与魔法都是稳如磐石再各种增幅,务求在力量上碾压对手,无视一切正面击垮敌人,走到至高境界,就是『岿然不动、无可抵御』。

  可要是改变战斗风格,就要学习新的功法,新的战斗技巧,那需要另一套体系的感悟与修习。偏偏这些东西不但花时间,还很考验理解与天赋,天赋好的人也不是什么都学得好,就像魔法方面的天才去学射箭,她一辈子恐怕只能当一个勉强合格的弓箭手。奥塔维亚很怀疑是否能有一个教练懂得如何给自己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而不是把自己教废掉。

  「你不就是骑士嘛,武器是巨剑,所以我们给你找了个剑术高明的骑士,人家实力比你强多了,在堕落天堂几十年,被他斩杀的各类传奇职业者就有十八个。你上去也就是给人做性奴的份。」马尾侍女最讨厌奥塔维亚的孤高,不客气的驳斥她。

  奥塔维亚举到嘴边的茶杯停住了,她的最高战绩也不过是斩杀了一个传奇位阶的蛮族女狂战士,正因为如此,她非常清楚想要杀死一个与自己位阶想同的敌人多么困难,就算级别差了很多也没有用,尤其是擅长躲避、位移和远程攻击的敌人根本连交手的机会都很难找到,乌龟对兔子,谁也奈何不了谁。这个骑士居然斩杀了十八个,那一定是很多种职业者都打过了。传奇级别的骑士虽然多,同为骑士,她看过所有骑士的资料履历,可她想了好一会,还是问道:「这么厉害,他很有名吧。」

  「他叫贾内尔,传奇神圣骑士。」

  「什么!」奥塔维亚差点跳起来,她突然怀疑命运似乎在和她开玩笑。
  贾内尔绝对是一个非常有名的骑士,他与奥塔维亚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不怪奥塔维亚一下想不起来,贾内尔成名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了,也就是说这个人类骑士是她爷爷辈的。不过传奇以上实力的任何种族寿数都会大增,现在七八十岁的他其实只能算中年。若是有朝一日他成了半神,那么这个年龄就相当于青少年了。

  传说贾内尔是光明教会培养的直属骑士,本身也是个天才人物。他选择的还是最难走的神圣骑士的路子,追求独立作战的能力,相当于牧师与守护骑士的综合体,不同的是他们的神术对自己用效果倍增,对别人用就聊胜于无。

  光明神是三大主神之一,光明教会自然也是最强大最庞大的教会,贾内尔作为天才,最重要的修炼资源——女性强者根本不缺,可以说无论那个教堂都是他的半个后宫和厨房,贾内尔的实力提升极快,年纪轻轻就达到了高阶顶峰。要是他在光明教会中多收拢一些女性强者,再和一些国家的国王或者重臣搞好关系,就可以自行划定一个教区,成为半个太上国王的存在。

  可是就在他快速提升时却出了意外,原因是一个大公爵与他为了一个12岁的极品萝莉发生了冲突,这个萝莉是他的情人。而那位大公爵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她抢入家中,享用了她娇美的胴体之后就放在了餐桌上继续享用。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大贵族们若是在街上看到喜欢的平民少女多半都会这么干,因为贵族家的女儿也非常多,还有私生女之类的就更多了。给同样为贵族的男性做小妾都有剩,她们是不会允许平民家的女孩跟她们平起平坐,那些女孩能被玩上几次就不错了,事后等她们的男人稍一厌倦,马上就会被那些妻妾送入厨房,像这样玩一次就被吃掉的就更多了。

  贾内尔不久后得到萝莉家人的哭诉才知道此事,立刻气得发狂,二话不说杀入那个大贵族家,由于这个大贵族家也是高手云集,双方各自死了几个人便打出了火气,一番苦战后贾内尔将大贵族全家杀了个干净。杀戮之中他领悟了某些东西,没几天就顺利晋升到了传奇位阶,也有的说法是他恰好在这个时候晋升传奇,然后去找大贵族报仇的。

  这种行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任谁都不喜欢这样一个凶残的教会人物。教皇迫于压力,命令宗教裁判所将贾内尔抓回来,以免他继续造成更大的危害。贾内尔听到宗教裁判所的人找上来,二话不说便逃之夭夭。宗教裁判所的人没抓到贾内尔,只得发下通缉令。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的事渐渐被人们遗忘,贾内尔也一直没有回来。

  但奥塔维亚身为神眷者,接触到的自然是另一份记录。

  贾内尔是天才不假,得到众多女性强者的青睐也是正常。可人性就是这么奇怪,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再好也容易厌倦,就跟人山珍海味吃多了,就会想去吃点不一样的,哪怕是苦涩的野菜。那么多女牧师、女骑士,甚至是其她女职业者任他予取予求反倒让他感到厌烦、空虚。

  他渐渐开始喜欢玩强暴的游戏,尤其是那些贵族家庭精心培养的萝莉。贵族的正妻不可能每年都在生孩子,她们通常会使用代价高昂的秘法生下一个儿子,顶多再有一个女儿。这类女孩通常是妾侍和女奴的私生女,没什么地位却生得美丽,这些精心培育的私生女是贵族间往来、联姻以及宴请的重要配角。

  这样的女孩在贾内尔眼中有一个最有趣的地方,那就是会反抗。是的,贾内尔喜欢会反抗的女人,这些萝莉的共同特征是她们都有自己明确的人生轨迹与目标,所以她们除了每天接受各种悉心的培养,在贵族家庭中地位很高的,唯一的限制就是不允许与其他男性接触。为此他经常潜入贵族家中强暴他们最受宠的妻妾,拐走悉心培养的私生女,凌辱那些与某个公子少爷青梅竹马的玩伴。这种行为可以说间接造成了神权与君权的对立,小贵族们摄于光明教会和贾内尔自身的实力不敢报复,只能将仇恨压在心底。

  故事中那个12岁的萝莉其实是大贵族娶了另一个大贵族的私生女做小妾,那个萝莉也是个天才少女,小小年纪却已经触摸到高阶的边缘了,人更是生得倾国倾城,多才多艺,本来再养上两年就算不是正妻,也是重要的妾。横刀夺爱还吃了萝莉的其实是贾内尔,他的手段非常残忍,将可怜的小萝莉扒皮抽筋还要用光明法术维持她的生机,再用涮肉的方式一片片的割下她的肉片,直到慢慢将她吃光。

  光明教会的人平日的肆意妄为和傲慢凶残终于被这件事引爆了,当那个大贵族想和几个联合贵族向教会抗议时,刚晋升了传奇的贾内尔却做出了令人震惊的举动。他抢先杀上门去,杀光了带头的大贵族全家,随后逃之夭夭。为此,整个光明教会都受到波及,所有光明阵营的国家都开始暗中抵制光明教会的发展,为了阻止光明教会扩张,各国主动让那些小神的教堂、神殿、神庙抢先占领那些小城镇,只把大城市留给光明教会。这明面上看是神权对人权的重大突破,实际上快速扩张导致臃肿的小神的教会的实际控制力十分有限,同时贵族们有意识的挖走、侵蚀倾向光明教会的女性强者,光明教会的扩张因此受到了极大的抑制,表面上影响力扩大了,实际上由于硬实力跟不上,控制力却降得厉害。

  奥塔维亚作为许配利翁的神眷者,在扩张波茨王国的领土与光明教会的实力范围时就若有若无的感觉到这方面的阻力,对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她自然会有所不满,可贾内尔毕竟是『历史人物』了,也谈不上多么怨恨,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会遇到他。

  奥塔维亚犹豫了一会终于同意去贾内尔那,人类的传奇强者数量很少,同为人类,奥塔维亚心中还是对这样一位进入传奇50年的人类有着某种期敬意。
  三人在两个龙人武士的押送下回到角斗场,此时角斗场里有很多人在看比赛。再次看见那一大群奇形怪状的魔兽和人形生物相安无事的坐在一起,一同为其他种族的生物呐喊助威,奥塔维亚心底泛起荒谬的感觉。

  这些种族在中立之地外面往往是世仇、族仇,要么干脆就是食物与猎食者的关系,可是在这里他们却似乎忘记了这些。像冷脸抱胸的大恶魔坐在矮小活泼的地精身边,矫揉造作的吸血鬼坐在臭烘烘的兽人旁边,人马背上骑着四五只小劣魔。要不是他们的喊杀声此起彼伏,下面的战斗打得如火如荼,奥塔维亚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另一个位面。

  通往角斗场贵宾包厢的是一条条的内部走廊,走廊的出入口和包厢外面都有一两个衣着极其暴露,身材健硕的女保安,贵宾们可以随意抓她们乳房试试手感,要是喜欢也可以带进去玩,若是支付一笔钱,这个女保安就属于你了。

  走廊上有许多窗口,可以看见角斗场中一个男性暗精灵剑士正被一个一头纯白的母狮子追得满场跑。

  那是一名执事级女性的德鲁伊,相当于高阶实力。

  至少在角斗场上,邪恶阵营的暗精灵与光明阵营的德鲁伊的种族仇恨是明确的,此时双方都遍体鳞伤,却又死战不休,两位精灵实力相当,已经进入了拼耗意志的时候。因为精灵族多少都会一些治疗的秘法,不一鼓作气杀死对手,胜负就可能被擅长自疗的一方扳回。尽管是在生死搏杀,精灵族的优雅、德鲁伊的狂野依旧像是一出与狼共舞的舞台剧,让人看得如痴如醉。

  奥塔维亚看了一会,心中已然判定这个暗精灵会死,他的技巧有余,但杀伤力不足,白狮看起来遍体鳞伤,实际上都是皮肉伤,连血都没流多少,现在他越是退缩闪躲,反击的机会就越少,力竭而死只是时间问题。

  穿成这副模样,下体还塞得满满的,奥塔维亚不想在外面多呆,催促两个侍女走快点。又走了一小段路,带路的侍女在一间离主席台不远的包厢门口停了下来,两人一左一右站在保安身边,马尾侍女反手敲了两下门,恭敬的朝门中间方向半躬身:「贾内尔大人,奥塔维亚带到了。」

  「进来吧。」一个倨傲的男声传出来。

  奥塔维亚独自进入包厢,身后的门立刻关上了。

  包厢里的布置自然很豪华,空间宽敞,临近窗口的位置还有半圈精美的组合沙发,瓜果糕点酒水一应俱全。当然,在这个以堕落命名的地方,床和简易的刑具什么的也是不可少的。

  在落地窗边,一个男人正背对着自己,从背影看,那绝对是一个强壮的男人。他剃了个寸头,那是苦修士的发型,上半身赤裸,一件宽松华美的武士服从后面垂在身下,身材健壮,浑身肌肉根根块块,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感,双腿微分站得笔直,手扶着前身的一个架子,身体有规律的前后晃动,正在认真的看着角斗场上的战斗。

  「贾内尔骑士?我是奥塔维亚。」奥塔维亚犹豫的招呼了一声,看着这个背影,她心中有股莫名的紧张。等了一会,对方居然没有反应,她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

  一走近,奥塔维亚的脸立刻沉了下来,心中的紧张与期待变成了厌恶。原来贾内尔扶着的不是什么架子,而是一个固定在地上,高度只到他腰间的木枷。一个人类女人的脖子被锁在木枷上,这个女人跪在地毯上,双手反铐在背后,身体赤裸,手脚却还穿着金属手套和长筒靴,身体却是赤裸的。

  这绝对是一个没有生育过的女战士,身材匀称,前凸后翘。此时她的美臀的内凹处突出两根东西,不用看就知道那会是什么。她的脖子被固定在木枷上无法动弹,头在木枷的这一头,脸埋在贾内尔的胯间,贾内尔的那根肉棒正插在她嘴里。他抽插的力道不大,但从她身体不住的轻颤,背铐的手不住握拳,喉头不停蠕动,呼吸粗重短促的模样看,那绝对是一根让女人感觉很辛苦的大家伙。
  第一次见面就看见贾内尔这样强奸一个女人的嘴,奥塔维亚心中很不舒服,尤其是这里各种族的女性都有,偏偏他强奸的是一个人类。

  没有理会奥塔维亚的玻璃心,贾内尔似乎到了极限,下体开始快速的冲撞,胯下粗硕的肉棒打桩似的猛插女人的嘴,沉重的啪啪声和木枷轻微的嘎吱声都让奥塔维亚感觉十分不自在,她下意识的把目光从两人的结合处移开。

  她倒没有想过阻止贾内尔奸淫这个可怜的少女,拉维位面的男性地位很高,所以他们享用女人的时候就有了某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力,这是哪怕女奴都懂的常识。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奥塔维亚自然不会去做这种煞风景的事。

  当看到这个被痛苦奸淫的可怜模样,奥塔维亚心底叹息,不知道自己的那些下属都怎么样了,自己的一次失利会让40个下属永远失去自由,就是不知道伊比利斯会挑那些人。

  正想着心事,奥塔维亚突然发觉一道那个被奸淫的女人飞快的瞟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

  「这个女人认识自己?」奥塔维亚心中奇怪。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